校友风采 > 正文

孙昕:参与特高压建设,是今生之幸
发布日期:2014-04-27  字号:   【打印

  
 

    2009年1月6日,世界首条商业化运行的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晋东南-南阳-荆门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顺利通过试运行;

  2010年7月8日,世界首个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四川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正式投入商业运营;

  2013年1月8日,我国电力工作者收获国家科技奖最高荣誉——“特高压交流输电关键技术、成套设备及工程应用”荣获2012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2013年9月24日,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特高压输电技术标准被国际电工委员会正式确立为该领域的国际标准;

  ……

  提及特高压交直流示范工程建设,作为中国特高压工程的具体组织者和“前线指挥部指挥”,我校校友、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孙昕侃侃而谈,满脸的自豪与兴奋:“美国没有,日本没有,俄罗斯没有,我们在世界上率先建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特高压交直流试验示范工程并保持安全稳定运行,掌握了特高压交、直流输电核心技术和全套设备制造能力,交、直流工程国产化率超过90%和80%以上。中国电网技术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世界电网科技领域真正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

1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引领”

  当富兰克林把风筝放上天空,电就接近了人类;当法拉第发明了发电机,电就被广泛使用;当贝尔发明了电话,电就拉近了人类的距离;当爱迪生发明了电灯,电就照亮了人类的现代文明史……正是因为有了电,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可是,你知道电是怎样被输送到千家万户的吗?

  在国家有关部委的关心支持下,在国家电网公司党组果敢正确的决策和坚强领导下,孙昕,原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建设部主任,这位国内顶尖的电力专家,带领特高压建设部这个团队,与国内科研、设计、设备制造、施工建设、安装调试、有关高校等单位和各方面的专家组建了数万人参加的创新及工程建设联合体,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自主研发、设计、制造、建设、调试,建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上第一条商业化运行的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把特高压交流电从遥远的“煤铁之乡”山西省长治市经晋东南、豫西南,最终输送到湖北荆门。

  世界130年的电力发展史中,这是第一次,由中国电力工作者建设成功首个特高压工程并投入正式运行,它成功联结了华北和华中电网,使电力南北互供、水火互济的理想得以实现。

  一年后,孙昕和他的团队再次攻克又一项特高压输电的世界性难题,自主研发、设计和建设了世界首个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四川向家坝-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并正式投入运营,该工程途经8省市,4次跨越长江,全线长1907公里,是世界上首个输送电压等级最高、输电能力最强、输送距离最远、输送容量最大、技术水平最先进的直流输电工程,是我国能源领域取得的世界级创新成果,代表了当今世界高压直流输电技术的最高水平。

  中国电力技术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长期徘徊在落后20年左右的距离,在输电技术从低压到高压的发展过程中,西方发达国家的电力发展水平一直遥遥领先。每一个新电压等级的投运,如110千伏、220千伏、500千伏电压等级线路的投建,中国都要晚于西方发达国家20年左右。750千伏电网的建设,中国直到2005年9月才建成投运,晚于西方40年。但是,自750千伏电网建成之后,中国电网建设以及相关电工装备技术进入了加速发展阶段。

  随着我国特高压交直流试验示范工程的研发、建成并投入商业运行,中国的电力输送技术水平终于迎头赶上。我国在国际电工领域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有了前所未有的大幅提升。国际电工委员会认为中国的特高压工程是“电力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引领”,特高压技术登上了国际高电压输电的制高点。

  “以前我们全都是跟着发达国家走,是追赶者、跟随者,中国特高压交直流工程投运以后,无论是机械设备制造还是整个的输电技术,我们已经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孙昕骄傲地向记者介绍,“特高压交直流示范工程是当今世界输变电技术的珠穆朗玛峰,它就相当于电力输送的‘高速公路’,可以安全、快速、大量地把电力输送到需要的地方。”

  特高压电网是指交流1000千伏、直流±80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的输电网络,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长距离、大容量、低损耗输送电力。据测算,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输电能力自然功率约500万千瓦,接近500千伏超高压交流输电线路的5倍。±800千伏直流特高压的输电能力达到700~800万千瓦,是±500千伏超高压直流线路输电能力的2.4~2.6倍。

  “之所以选择特高压作为解决我国电网瓶颈的关键技术,是针对我国的特殊国情做出的决策。”孙昕介绍,“发展特高压输电,是由我国电力需求和发展条件决定的,对解决现有电网问题、促进清洁能源发展、促进国内电工装备制造业发展、促进电力可靠供应、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面对记者的不解和疑惑,孙昕解释道,要知道国家建设特高压电网的重要意义,首先必须了解中国能源资源的分布与经济发展的地理区位的差异。中国的煤炭主要分布在西部和西北部,水力资源则主要分布在西部和西南部;而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区域主要分布在华东、华中及华南地区。中国的能源资源同能源需求市场分布不均衡,重要的煤电和水电基地与中、东部负荷中心的距离一般在800~3000公里,客观上决定了中国能源和电力发展必须走远距离、大规模输电和全国范围优化电力资源配置之路。而特高压示范工程的投运,正是找到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环保、节约、集约化、低成本、可持续的能源发展道路。

2 “干,时代之需在呼唤”

  2006年9月8日,孙昕从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调任国家电网公司,担任公司新组建的特高压建设部主任,开始全过程参与特高压工程的建设实施。

  作为特高压工程建设的“前沿指挥部”,特高压建设部是直接负责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建设管理的职能部门。在这里,孙昕要将上级的决策,转化为战术行动,指挥及通联科研、设计、论证、设备制造、基础建设工程各个终端,从而达到步调一致。

  上任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国家电网公司主要负责人曾先后找孙昕了解相关情况和谈话。国家电网公司主要负责人寄语孙昕,作为国家电网的一号工程,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意义重大,特高压工程建设,必须成功,不能失败,而且一定要确保实现工程零缺陷尽快投入商业运行。

  要知道,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末,前苏联、日本、意大利和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曾开展过特高压工程试验研究,但均没有形成成熟适用的技术和设备,没有实现商业运行,更没有可供借鉴的技术标准和规范。发达国家都没有,孙昕他们能成功吗?

  孙昕面临的挑战达到了他人生的巅峰。“当时什么都没有,连图纸都没有,两年之后就要争取投运,相关的设备还不知道在哪里呢?甚至连特高压设备研发制造能否成功都有不少人怀疑。”孙昕笑着说,“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就会打退堂鼓,不敢干了。但我总觉得,人要敢于担当。”

  其实,早在接任特高压建设部主任之际,孙昕就清醒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在国内现有科技和工业的基础上,通过系统研究、自主创新,率先攻克一个全新的世界上最高电压等级的输电网所需的全套技术及首次研制出全套特高压设备,从而引领国际高压输电技术进步,这是我国在各常规电压跟随发达国家发展过程中不曾经历的重大考验。“世界性的电网科技难题在中国,创新的动力也在中国。”孙昕决心要全身心投入,与大家一起,众志成城拿下这个世界级高度工程。

  孙昕的勇气和信心来自哪里呢?

  1982年1月大学毕业后,孙昕被分配到安徽电力设计院,从事电力设计工作。一路走来,从安徽省电力设计院主设人、设总、主任、院长,到安徽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再从中国电科院院长,到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建设部主任、总经理助理;从一名本科毕业生到博士、博士生导师,从设计员到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电力知名专家。

  三十多年来,孙昕一直坚持在“电”这条专业道路上孜孜不倦地探索着。2006年5月,孙昕所写的3份关于特高压交流工程方面的意见,更是受到了中央高层的关注。

  面对巨大的创新压力和挑战,肩负着国网公司党组的重托、社会各界的关注及期盼,上任伊始,在特高压建设部的第一次工作会议上,孙昕激情澎湃地说:“特高压是当代输电技术的巅峰,是时代之需的呼唤!作为一名电力工作者,能参与特高压建设,我们大家是今生之幸!既然是世界电力的顶级工程,就需要用我们的心血、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力量为之奋斗、为之拼搏!”

  始终怀有报国之心的孙昕,坚持用忘我的工作态度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以超人的胆略和智慧,夜以继日,辛勤工作,千方百计保证工程按期投运。

  “工地上一旦有事情,我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早已经习惯了长期的加班加点和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临时出差对孙昕来说更是“家常便饭”。

  “从2008年10月,一直到当年年底工程成功投运,我多数时间不是睡在办公室,就是睡在工地上。”说起参与特高压工程建设的艰辛,孙昕无怨无悔,“每天忙到深夜,处理协调各类问题,还要接收和分析从各个施工现场传真过来的资料、报告,把这些资料报告全部整理分析并提出处理意见后,报公司主要负责人和分管领导。”

  中国特高压交直流工程成功运行后,获得了国际电工界、国际电工装备制造业、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和肯定。国际电工委员会主席克劳斯·乌赫勒认为,“中国成功地实现了特高压输电,全世界都对此给予了积极评价,有了这个标准,世界上其他国家就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并将特高压技术投入到应用中。”

3 “作为一名合肥工大人,我们都应该感到自豪!”

  特高压是一代代中国电力人的梦想,也是地球村里所有电力人仰望的一座高峰。

  但是,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从电压控制、外绝缘配置、电磁环境控制、试验基地等关键技术攻关,到变电站占地面积缩小、线路铁塔结构等工程设计优化,再到变压器、电抗器等关键设备制造研发,甚至是特高压设备大件运输、安装、试验、调试、运行多个环节,孙昕他们都遇到意料不到的困难和挫折。“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任何时候我们都是迎难而上,勇于担当,绝不轻言放弃”。因为孙昕深知,真正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是买不来的,必须依靠自主创新。 发展特高压,设备是关键。

  1000千伏变压器是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的关键设备,没有变压器,就无法将电网电压升至1000千伏,让涓涓细流积聚成巨大的能量,奔走在特高压线路这条高速公路上;没有1000千伏变压器,也无法将电网电压降至居民、企业可以使用的电压范围,这条能源高速公路也就失去了意义。

  然而,在变压器第一次实验中,由保定天威保变和沈阳特变电工设计生产的两台1000千伏变压器都被击穿了。1000千伏变压器如不能研制成功,关键设备国产化就无法实现,特高压工程就必须无限延期陷入绝境。 “当时我们就反思,技术路线是不是不对?后来组织国内顶级专家开会并邀请外国专家一起认真研讨分析,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技术路线没有错,必须坚定信心。针对个别关键技术问题认知不到位,如变压器内部电场在特高压情况发生畸变,就是低电位产生高场强的问题,我们把变压器的个别部件更换了材质并对有些薄弱点绝缘做了补强,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孙昕说。

  这同时也说明,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电技术不是750千伏的简单提高,电压等级提高了,但问题变得比以前更为复杂,许多新的情况出现了,此时,必须用冷静的头脑、客观的分析、扎实的专业基础知识,才能顺利解决工程实践中随时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

  在困难面前,在挑战面前,在质疑面前,孙昕和他的团队,依靠着顽强意志和坚定信念,以忠诚报国、实事求是、敢为人先、百折不挠、团结合作的特高压精神,最终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了世界电力的制高点。国家电网人用实际行动向世界宣布:中国人不仅能建设特高压,更能建成特高压。

  在国际特高压技术现场交流会上,当看到中国电力工作者建设成功世界上首个商业运行的特高压工程时,俄罗斯联邦电工研究院的一位专家忍不住两次流下热泪。

后来这位专家对记者解释道:“首次是激动地哭,因为特高压技术终于在中国第一个开花了,而且你们做的这么好,我们衷心祝贺中国同行做成了这件世界上了不起的事情。第二次是遗憾地哭,前苏联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研究这项技术,也搞了示范工程,但不是非常成功,而且随着前苏联的解体,一些关键技术没能真正实现突破就停了下来,对此感到非常遗憾。”

  “1985年,前苏联曾投运过一个试验工程,后来因为经济和技术的原因,他们对这个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就停滞了。”作为专业科技工作者,孙昕十分理解俄罗斯同行的心情。面对特高压这一世界电网的“珠穆朗玛峰”,每一个电力科技工作者都想成功攀登跨越。

  作为特高压建设部主任,孙昕以开拓创新的精神,主持建设当前世界最高等级电压的特高压交直流工程建设工作,带领特高压建设队伍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丰硕的成果。 在特高压交流工程功勋表彰中,孙昕被列居首位。采访中,孙昕校友对于他的工作成就却很少谈及。面对纷至沓来采访他的媒体,孙昕也采取了一贯的低调姿态。“电力行业属于国家的基础行业,我们就应该为国家、为社会提供电力安全供应,我只是在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国家、为民族做点事情。”

  孙昕一再谦虚地强调:“特高压工程的成功,是党和国家、政府有关部门关心支持的结果,是国网公司党组坚强领导、正确决策以及广大科技工作者、建设者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他告诉记者,仅特高压交流项目就有100余家单位、近5万人参与了科研攻关和工程建设实施工作,在工程建设过程中,有一大批合肥工大校友起到了骨干和中坚作用,而他,只是其中的一员。

  “像时任国网交流建设公司总经理张建坤、许继集团总裁李富生、平高集团党委书记魏广林、特高压建设部副主任陈维江、国网北京经济技术研究院党委书记葛正翔……他们都是合肥工大的校友,也都是特高压工程建设的前锋人物,他们在特高压交直流输电工程建设中做了很多实质性的工作。”孙昕说,“特高压工程的成功,作为一名合肥工大人,我们都应该感到自豪!”

4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1972年12月,从芜湖电校毕业后,孙昕被分到安徽农机公司,先后当过搬运工、检验工、机电业务员,1975年下放农村。1977年,对科学知识充满渴求的孙昕,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合肥工业大学电机系,就读于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专业。

  作为恢复高考后跨入高校的首届大学生,特别是经历了社会的磨砺和摔打,孙昕心情激动且倍感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倍感改革开放、祖国建设发展人才之急需;倍感时代之呼唤,更加感到自己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当时就想着要好好学习,掌握本领,报效国家。”孙昕笑着补充道,“当时就这么单纯,可谓是目标明确、思想纯洁。”

  孙昕校友神采奕奕地回忆着纯真的大学时代。孙昕说,合肥工大给自己留下了很多非常美好的记忆,在母校读书的4年,为他以后的学习、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母校学风正,校风清,可谓是‘厚德、笃学、崇实、尚新’!当时我们都是心无旁骛,刻苦钻研。应该说,在母校学到的专业基础知识,对我解决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起了很大帮助。同时,母校老师的教诲、校风的激励,也给了我战胜挫折和困难的信心和勇气。”

  “每天晚上,所有的自习室灯火通明,学生们刻苦学习,老师们兢兢业业。像教我们党史的陈贤忠老师、教高等数学的蒋永定老师、教电工基础的李迪全老师,还有教我们专业课的邱国义老师、罗初田老师、姚晴林老师、苏怀忠老师、吴跃谦老师、徐先勇老师等等,他们的敬业精神、学术水平、职业道德,都使我终生难忘。”孙昕谈起当年的老师,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从学校的校长,到系主任、授课教师,都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似园丁,更似兄长,他们无私地倾注心血、汗水,想尽办法把教学搞好,把教学质量提高。”

  “记得当年陈贤忠老师备课非常认真,讲课也非常有激情。他在给我们讲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发展成长壮大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是‘人无目标不立’,这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孙昕说。

  谈起往事,孙昕说,还有几位老师所讲的话也让他记忆犹新。“有一次,蒋永定老师在课堂上说,‘大学是什么呢?大学就是和你们一起做一把多功能的钥匙。这个钥匙将来怎么用,开什么锁那是你们的事。’后来李迪全老师上课时,又告诉我们,‘大学就是给你一把钥匙,这个钥匙是什么呢,就是思路,就是方法,就是意志’。顾绳谷老师则说,‘大学是人才加工厂’。你看,老师们说的这些话都很朴实,也不是什么豪言壮语,但是他们的话我一直到今天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1982年毕业后,怀报国之心的孙昕,栉风沐雨却坚韧不拔,在每一个人生的关键时刻,无论面对多大的压力和困难,他都会站在事业的前沿,锲而不舍,执着追求,交出一份人生阶段的漂亮成绩单。

  “一个人只要目标明确、基础扎实、坚韧坚持、勇于担当,就能取得成功。”孙昕坚信,“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遇到困难一定要知难而进,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意志,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最终的成功。同时,做任何事情,都必须用心、用力、用智,苦干实干还得加巧干。”

  孙昕认为,合肥工大的毕业生勤奋敬业、业务扎实、比较朴实。他建议我校学生在传承这一优点的同时,“视野更开阔一些,善于观察和沟通;善于学习,注重前瞻性技术、交叉型学科,广泛交流,多参加社会实践”。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和人生阅历,孙昕还送给我校学生三句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挫折和困难是老师,是财富。

  作为合肥工业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孙昕十分关心母校的建设和发展。他说,有时间他就会回母校走走转转,这几年,母校的变化可以用“一大一快一多”来形容,即:校容校貌变化大,学术和科研进步比较快,交流合作开展比较多。作为校友,孙昕“衷心地祝愿母校这片文明的沃土、人才的基地,能持续发展,更加辉煌!”为此,他建议母校积极争取更多的国家级科研成果,打造品牌效应;有组织、有系统、有计划地重点培养大师级的人物。

  思者无域,行者无疆。采访临近结束,望着鬓角斑白但目光炯炯有神的孙昕校友,笔者不禁感慨:眼前的这个人,在看似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充满激情、勇敢无畏的进取之心。正是这种无畏的精神,让他在不懈奋斗中不断攀登人生新的高度!

(平 原 兰云睆 刘红平 王 建/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