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 正文

陈言平:寒窗苦读铸成就 自主创新造辉煌
发布日期:2013-12-05  字号:   【打印


 
——记我校校友、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言平
□本报记者 王 珣 兰云睆 刘红平 王 建
 


 

   “百年历程,世界汽车。中国汽车也走过了五十余年,几代中国汽车人为之奋斗再奋斗,迎来了今天的汽车工业。引进、消化、再引进,差距在缩小,又似在加大。惊回首,核心技术何处有?自主创新,关乎国家富强与安全,关乎产业的健康与衰败,关乎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简式为自主创新而生,简式以支持民主品牌为己任!朋友们,让我们共同携手,为企业做点善事,为国家做点小事,古人说的好,勿以善小而不为,让我们从善小做起吧!”

——陈言平

1 “用自主创新的技术回报国家”

    一走进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总部大厅,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就是“自主创新、技术报国”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这八个字,是该公司总经理陈言平对他的企业和团队的定位,更是他本人接触机械制造以来,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感写照。

    2004年2月,41岁的陈言平辞去北汽福田副总经理兼技术研究院院长的职务后,与两位大学同班同学一起创办了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式国际”)。

    陈言平做出这样的举动,大多数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此时的陈言平已经在汽车行业打拼了二十余年,拥有丰富的汽车设计开发和汽车技术管理经验,曾领导多个团队成功开发过重卡、轻卡、SUV、皮卡、越野车和轻型客车等车型。早已是事业有成的他,经济充裕,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他为什么要放弃本已安逸的生活,自找苦吃呢?

   “我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汽车行业做研发和设计工作,亲身经历了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进步,深切感受到了国内汽车行业与国外的差距,也深深体会到我们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外国企业的痛苦。”在与外企进行商业谈判时,国外企业先进的技术、新颖的理念以及强硬的姿态深深刺激着陈言平,经历了太多类似的事情后,陈言平觉得自己该干些什么,“我总觉得中国也不至于这么差,我们应该有能力做些什么。”

    冷静地分析了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情况后,陈言平认为,中国的汽车工业会沿着世界汽车工业发展的轨迹加速前进,而当前中国最缺的还是自主创新的能力,独立专业的汽车设计公司在中国市场应该大有可为。于是,创建一家独立的汽车设计公司的念头悄然产生。陈言平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大学同班好友吴阳年及汪成应的支持,三个人一拍即合,决心携手开创一番新事业。

   “1979年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国家那么困难,还给我们每人每月发12.5元的助学金,是国家培养了我们。现在我们有这个能力了,当然应该回报国家啊。”面对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陈言平他们异常坚定。

   “像我们公司的副总吴阳年,放弃了在加拿大国家太空机器人实验室的工作回来了;技术总监汪成应,放弃了当时在上海通用技术中心的工作。我们就觉得,人总是要有一点大的理想。和平年代你说我们能够为国家做点什么事情呢?我们就是希望用自主创新的技术来回报国家,所以简式国际一成立我们就提出了‘自主创新、技术报国’的理念。”陈言平说。

   “说到中国重型车,就不能不提到陈言平。他曾先后在中国重汽和北汽福田两个国家级技术中心担任负责人,还是科技部863重大专项‘汽车开发先进技术’课题评审组专家。所以当他提出要用自主创新的技术回报国家时,就把我从国外吸引回来了。尽管那时我已经入了加拿大国籍,但我还是共产党员,我的心还是向着中国。我希望通过踏踏实实地工作,为中国汽车行业技术创新做点事情。”回想起当年的选择,吴阳年校友没有一丝的后悔。

   “给新公司起名字颇费了我们一番脑筋。初衷是想取一个简洁的名字,容易记,同时还要能代表中国的概念。最后我们落脚到简式‘JASMIN’这个名字上,它体现了一种简约实用的设计风格,同时含有一种国际化的目标在内。”陈言平笑着说。




简式三同学:左起汪成应、陈言平、吴阳年

2 兴趣支撑他努力前行

    陈言平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他的童年记忆里,自己特别喜欢车子。小的时候,每次见人拆卸发动机,看到拆下来的发动机零部件摆放一地时,陈言平就特别兴奋。

   “我对车子确实很感兴趣,闻着那个柴油味,就觉得很香。”陈言平笑着回忆说,“当时在老家福建,很少能够看到汽车,拖拉机在县城倒是经常可以看到。所以考大学的时候,尽管父亲希望我学医,但我还是选择填报了拖拉机专业。在大学学习的时候,因为对机械类的内容非常感兴趣,我的专业课学习非常轻松,像机械原理之类的专业课,我基本上都能考到95分以上,有的课程甚至考99分或者100分。”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或许,正是因为在童年阶段就对机械制造产生好奇、有了浓厚的兴趣,陈言平才能够在汽车设计研发的道路上努力前行。

    1983年,陈言平大学毕业分配到重庆重型汽车研究所,做汽车底盘设计。那时候,研究所正在从事引进奥地利重型汽车技术。作为技术员,陈言平参与了斯太尔重型汽车引进技术的第一轮国产化工作。

    由于当时从国外引进的图纸是德文的,陈言平就晚上自学德语或上德语培训班,白天对着字典,逐字逐句翻译图纸、明细表和其他技术文件。“辛苦确实很辛苦,但因为我喜欢这个专业,而且做的过程中我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所以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一心一意想着怎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凭借着踏实肯干,陈言平从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逐渐成长为设计研发精英,并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他先后担任中国重汽集团技术中心主任、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技术研究院院长等职;被授予中国机械工业青年科技专家、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特聘汽车技术专家、科技部863重大项目“汽车开发先进技术”课题评审组专家、北京汽车行业协会特聘汽车技术专家。

    简式国际成立后,陈言平更是靠着多年在商用车领域积累的丰富的产品研发经验,迅速在商用车领域打开了局面,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之路。

    如今的简式国际作为一家功能完备、设施齐全的大型、独立、专业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设计研发公司,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本土汽车设计企业中的佼佼者。凭借着多年积累的良好信誉和实力,简式国际还与北汽集团、东风集团、一汽集团、上汽集团、长安汽车、奇瑞汽车、江淮汽车以及宇通客车等大型汽车集团和诸多的新兴汽车企业如大运汽车、三一重工、潍柴动力等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回首自己的经历,陈言平谦虚地说,“一个人无论干什么,关键要对自己的专业有兴趣,有钻研的精神,能吃苦,耐得住寂寞,沉下心去踏踏实实做好手中的每一项工作。当你把每件事情都尽力做好后,自然而然就会取得一些成绩。”

3 创新来自平日的积累

    在中国重汽集团技术中心工作期间,陈言平主持和参与了与德国MAN、瑞典VOLVO、日本日野等公司合资、合作项目多款车型的联合设计开发,积累了许多宝贵的产品技术和设计开发经验。

    在北汽福田工作时,陈言平率领北汽福田研发团队自主开发出包括欧曼在内的多款商用车,基本完成了商用车系列产品市场导入过渡型产品和换代型产品的开发,更是为北汽福田奠定今天在商用车领域的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

    简式国际在陈言平的带领下,依靠自主创新能力的不断提升,在全国汽车设计公司中位居前列。公司为国内多家整车及零部件企业开发的新车型,款款深受市场欢迎,其中,为五征公司设计开发的“奥驰”轻卡荣获2010中国年度最佳轻卡车型奖,为东风股份公司设计开发的“多利卡”获得2011中国年度最佳中卡车型奖,由公司核心团队主导开发的汽车产品,国内市场累计保有量达到500万辆以上。仅2012年,简式国际设计开发投产的新车型就有5款,其中为唐骏汽车设计开发的唐骏T3更是获得2013中国年度最佳中卡车型奖。

    从最初的借鉴、消化、吸收、提升再创新,到现在走在中国汽车设计的前沿,没有人能够想象,陈言平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走过了一条怎样的艰难之路?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如何不断创新的?

    面对记者的疑问,陈言平沉思了一会说,创新来自平日的积累。“我们很注重技术的积累,同时还注意把握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自公司一成立,我们每年都派人参加国际上的汽车展,国内的就更不用说了,目的就是希望设计师们了解行业的发展趋势。此外,我们还比较注意市场的变化。这也是和别的设计公司不大一样的地方。”

    陈言平认为,虽然中国的汽车工业与西方发达国家有差距,但后来者具有后发优势。当年在北汽福田工作期间,他率领团队自主设计开发的欧豹系列拖拉机,正是凭借着这种后发优势,市场销售总量直到今天仍位居全国首位。

    “其实,我们的每一个创新都离不开平日的积累。像我们当初开发欧豹系列的拖拉机时,就是用设计汽车的思维来做拖拉机的。我们用汽车的标准去设计拖拉机的车身,努力做得更流线一些、漂亮一些。同时,我们还将一些原本属于汽车的零部件,像灯具、后视镜等等都合理运用其中。”

    陈言平他们精心设计的拖拉机完全颠覆了传统拖拉机的概念,欧豹拖拉机在展会上一经亮相,漂亮新颖的外型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参观者争相与之合影,人们纷纷感叹:“原来拖拉机也可以设计成这个样子!”

   “陈总是公司总经理也是技术专家,每个项目大的评审陈总都亲自参加,他目光敏锐,能够迅速找出问题所在,保证项目朝着正确的方向进行。陈总在汽车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对行业和汽车技术的发展判断准确。正因为如此,简式国际才能迅速发展,平稳度过金融危机和汽车行业的寒流。”采访中,我校校友、简式国际电器设计部电控科科长葛雄飞这样告诉记者。

    陈言平坦言,虽然国内汽车工业发展很快,但在技术和数据的积累等方面与国外还有很大差距,我国汽车工业自主创新的能力和水平还有待提高。“当然,我们自己和自己比,是有进步,但是和别的国家比,进步得慢也是一种落后。”

    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强大的自主创新能力,才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把握先机、赢得主动。陈言平认为,作为未来创新型国家的主要建设者,当代大学生在校期间应注重个人创新思维的培养,“人的创新思维强调思维的发散性,而这个发散思维,要基于很多的信息。本科就是打基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应该注重对创新思维的培养,而不是急着去创新。我认为学校应通过各种手段和方法,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到了研究生阶段,则可以让他们跟着导师做一些课题上的研究,进行创新能力的培养。”




陈言平(左一)与技术人员探讨技术方案




陈言平和他设计开发的大运重卡

4 “母校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我们”

   “母校的校风非常朴实,这点是我们在母校最大的收获,并且这种收获会伴随我们很长时间,是一种风气在影响,而不是一种技能,我感觉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且多年来是母校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我们。”回想起当年在母校求学的日子,陈言平非常动情。

    由于1979年安徽工学院刚刚复校招生,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教学设备也十分简陋。当年考入安徽工学院拖拉机专业的陈言平说,大一大二的时候没有专门的学生寝室,他们就住在由平房教室改建的宿舍中;没有实验设备,他们就到当时的合肥工业大学实验室做实验;没有太多的业余生活,他们就将所有的时间与激情都倾注在了学习上。

    “尽管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但我们所学的课程设置很系统,这使得我在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可以很快进入工作角色。”陈言平很感激母校对自己的培养,他说这是他后来事业发展最坚实的保障之一。

    虽然离开母校已经三十年了,提起当年的老师,陈言平对曾经教导过自己的老师至今仍心怀感恩。“像教我们有限元的马恒永老师,教制图的方老师,辅导员曹老师和陈老师,教我们拖拉机设计的华老师,带我们到青岛毕业实习的李忠老师,还有很多老师我已经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了,有的甚至连姓都记不住了,但闭上眼睛我都能想起他们当年教我们的情景。那时候有个教数学的女老师,个子矮矮的,带副深度近视眼镜,眼镜片上有好多圈呢,那个老师非常敬业,像这样的老师还有很多,他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我们有很多老师都是直接来自于企业一线的工程师,像马恒永老师,就曾经在洛阳拖拉机研究所做过多年的设计工作,拖拉机设计经验十分丰富。马老师指导我做毕业设计的过程,也让我懂得自己离真正成为一名工程师还远着呢。”

    陈言平认为,作为工科院校,母校近年来大力提倡教师应有企业工程实践经历这点非常重要,学校就应该更多地从企业吸纳更多具有丰富工程实践经验的技术人员参与学校的人才培养。这对于培养更多符合企业需要的人才很有帮助。此外,他认为学校应整合校友资源,多与企业开展产学研合作,联合申报项目,对此,他更是身体力行。

    近年来,简式国际与我校一直进行产学研合作,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部分研究生到了二年级之后,更是直接在简式国际完成研究生阶段的学习。

    简式国际也为这样的培养方式创造了许多便利条件。这种方式使得母校与企业的产学研合作进一步密切,同时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更能与企业“无缝对接”的优秀学生。

    目前正在简式国际完成硕士研究生阶段学习的马尧认为,“直接参与实际项目进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这一方式给我提供了将理论知识用运到实践中去的机会,在这一过程中我可以很快地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陈言平的创业之路并不平坦,但他以其扎实的设计技术、敏锐的市场判断、踏实的处事作风、自信昂扬的创新信念和坚定执着的报国热情引领简式国际走出创业初期的种种困境,迎来当下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陈言平立志将带领简式国际走向更加灿烂的未来,为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多做贡献。

    时光匆匆,转眼间陈言平毕业已经三十年了,岁月里的故事就像是一张张老照片,被时光装点着。如果说每一位工大学子都是一个高飞的风筝,那么高翔在天际的时候,他们心头依旧系着一条充满牵挂的长线,长线的另一头连着的就是母校。

    在母校即将迎来70华诞之际,陈言平送出了真诚的祝福:“希望母校能够保持自己的特色,发扬质朴的学风。祝愿母校能够成为百年老店,越办越好!”

 

 

 

(王 珣 兰云睆 刘红平 王 建/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