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 正文

赵中:把理想照进现实 让平凡爆发力量
发布日期:2013-07-16  字号:   【打印

——记我校校友、甘肃省绿驼铃环境发展中心发起人赵中
□本报记者 王建

  
   
    赵中,2004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学院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合肥工业大学天迹社发起人。曾任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助理工程师。甘肃省绿驼铃环境发展中心发起人、法人代表,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甘肃省青年联合会第九届委员会常委。曾获《时代周刊》 2009年环保英雄、《南方人物周刊》 2009中国魅力榜、《外滩画报》2010年度中国生态英雄、《心理月刊》2010年度“绿手帕”大奖、《南方人物周刊》 2011 青年领袖等荣誉。


    那天下午,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赵中出现在翡翠湖校区综合楼下。那是个跟想象中的“英雄”有些出入的形象,架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衣着简朴,身材略微有些偏胖,身背双肩包,脚穿运动鞋,浑身透出一股北方汉子特有的憨厚和朴实。但是在与其交谈之中,记者可隐约觉察到他眉宇间不时流露出的沉毅和睿智。

与环保结缘

    初入大学的赵中,刚开始的岁月和大多数男生没有什么差别,每天上上课、踢踢球、睡睡觉,每逢考试来临,会更加努力地学习,准备着考试,日子过得很充实,也很平凡。

    到了大二,一个偶然的机会,赵中通过一位朋友了解到,居然还有一种运动叫户外运动,人们可以在野外扎帐篷,可以去亲近自然、感受自然,可以每天在鸟儿的陪伴声中醒来,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也就是从那时起,赵中把自己大多数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户外运动上。每到周末,赵中就会背起包,跟着一帮朋友去体验野外生活的乐趣。

    为了能让更多的同学分享户外运动带来的快乐,赵中与几位同样喜爱户外运动的同学商议后,决定成立一个学生户外运动协会。2002年9月,赵中和朋友带着草拟的协会申请书和章程,兴冲冲地奔向校团委。但协会的审批并没有像赵中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因为就在当年8月,北京大学“山鹰社”登山队在西藏希夏邦玛西峰遭遇雪崩,5名队员全部遇难,这一事件在全国引起震动,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虑,校团委老师对于成立这一户外运动性质的学生社团非常慎重。因为他们知道,从事户外运动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还必须掌握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在校团委的指导下,经过赵中的不懈努力和精心筹备,2002年11月13日,天迹社正式成立。“‘天迹’源自于泰戈尔《飞鸟集》中的那句诗,‘天空未留痕迹,鸟儿却已飞过’。”赵中解释道。

    “天迹社的flash,每次看到都会勾起我很多的回忆,那种为了理想而拼搏的欢乐历久弥新。当时我也没有想到真正要开始筹备一个社团会有那么多困难,尤其是我们申请协会的时候正好是北大山鹰社发生事故,在当时那样一个环境下,成立一个户外性质的社团,更是不容易。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感谢当时校团委老师的开明、支持和帮助。这些年我也经历了很多事情,现在回过头再想想校团委老师的那些担心和反复嘱托,才真正体会到老师们为了支持我们的活动所付出的努力和所承担的责任。”赵中感慨地说。

    天迹社成立后,作为协会负责人,从组织协会招新到举办户外运动知识讲座,从举办活动图片展到参加合肥高校越野挑战赛,从举办大学生户外社团发展研讨会到举办定向越野比赛,从组织会员第一次走出校门到穿越大别山、黄山、九华山、仙寓山……赵中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天迹社的建设和发展上。“从青海6178米的玉珠峰顶,到陕西太白山的山峰,再到海拔6206米的西藏念青唐古拉的启孜峰,都有我们天迹社的旗帜。”提起当年在天迹社组织的一系列活动,赵中不无得意,“会员们把天迹社的会旗带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名山大川。当然,户外运动并不轻松,有的时候我们需要背着大包,四‘足’并用;有的时候我们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爬上台阶。除了徒步和登山过程中的辛苦,有时我们还会在蚂蟥那儿付出血的代价。但是,我相信,在青山绿水中呼吸着新鲜空气,亲身感受大自然的美,在远离城市的小山村中,大家围坐在篝火旁边谈心边唱歌的点滴片段,都将成为我们最美好的记忆。”赵中认为,是社团活动在让自己懂得如何坚持理想,执着于目标并通过不断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赵中真正开始关注环境问题缘于一个偶然。2003年4月,天迹社和学校的环保协会联合举办了“清凉峰环保行”活动。谈及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赵中腼腆地笑了:“其实,当初我们举办这个活动的目的并不单纯是为了环保。”作为学生,户外运动最大的困难就是没钱,赵中也不例外。“我们本以为可以扛上环保的大旗,以环保为名义,到企业能拉到赞助,但最终非常失败,没有拉到一分钱的赞助。”但是当赵中他们走在清凉峰的山路上,看到那些漫山遍野被游客随意丢弃的饮料瓶、塑料袋等垃圾时,赵中被震撼了,他突然意识到,“其实环保和户外运动有很多共通的地方,第一个共通点就是喜爱环保的人和喜爱户外运动的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对自然的热爱,无论你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去保护大自然,还是希望通过户外运动亲身感受自然之美。”那次,赵中他们从清凉峰背下来4麻袋垃圾,“清凉峰环保行活动让我懂得了什么是责任和付出,也让我感受到做环保的意义,同时,我在付出的过程中也得到了更大的快乐!”

成立甘肃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绿驼铃”

    2004年毕业后,怀揣着成为一个科学家的梦想,赵中只身从家乡安徽合肥来到甘肃兰州,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从事核物理方面的研究。

    应聘的时候,赵中给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写了一封长长的、热情洋溢的应聘信。他在信中写道:“我认为西部有更广阔的天空,更能实现我的价值,我愿意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所以我想应聘这样一个工作。”赵中半开玩笑的说:“不知道是这封信感动了单位的领导,还是因为我长的比较结实,当时我到单位面试,领导见了我之后就说,可以直接和我签订就业协议书。”其实,喜爱户外运动的赵中选择到兰州工作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兰州位于中国陆域版图的几何中心,是中国西北区域的中心城市,“无论是从兰州去西藏、青海,还是去新疆,交通都非常方便。从兰州过去到西藏只要一天,而从合肥到西藏则要两天的时间。”

    初到兰州,赵中就联系上了当地高校的环保社团,并与那里的大学生结交成了朋友。“当时,一群青年坐在一起讨论环境问题,一致决定要成立甘肃的第一家环保组织。”2004年11月4日,在甘肃政法学院的一间教室里,赵中和几位朋友共同发起成立了甘肃省第一家环保NGO(民间公益组织)——“绿驼铃”。 赵中解释说,“‘绿’字,代表我们是一个环保组织,‘驼铃’一方面带有西北地域特色,另外也是给人一种绿色的希望、环保的希望。”

    一谈起7年来与“绿驼铃” 相伴而过的日子,赵中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与喜悦,“‘绿驼铃’既是甘肃第一家环保民间组织,也是现在甘肃做的最好的一家环保组织。通过7年的发展,我们现在有6名专职人员,在甘肃开展了水资源保护、荒漠化防治,包括生态农业与合作社、灾后重建以及草原保护等一系列的项目。”

    但是,“绿驼铃” 的成长之路却充满坎坷。2006年7月,赵中组织志愿者沿黄河对甘南的玛曲县进行湿地考察,不料,一名学生在考察途中发生意外,为营救队友不幸溺水身亡。

    “在已经确定了这个学生基本上没有生还可能的前提下,紧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就是通知他的家长。当时确实是拿着手机,犹豫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一直没有勇气按出这样一个拨号键,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电话打了出去。接电话的是他的母亲,听到他母亲‘喂’的一声,当时我觉得整个精神都崩溃了。”至今回想起来,赵中仍满怀歉意,“那时我只有24岁,其实这种打击已经超出了我这样一个年龄的承受限度。我做公益的初衷是希望能够获得快乐。既然这样,还不如放弃了。但是,我最终坚持了下来,因为我觉得,让‘绿驼铃’消失了,其实我个人的损失还是微不足道的,但这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只有把这项事业做好做大,才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

    2007年,赵中辞去中科院稳定的工作,决定成为“绿驼铃”的全职员工。而促使赵中作出这一重要决定的,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经历的一场生死考验。

    “当年5月,我和一位朋友徒步攀登西藏北部念青唐古拉山的桑丹康桑峰。桑丹康桑峰顶峰海拔6590米,是西藏25座最高的山峰之一。当然,之前的活动非常有意思,非常的平静,也非常的艰苦。在经历了一天的徒步、四天在雪线上的攀登后,我们到达了距离顶峰还有三四百米的地方,由于天气恶劣、地形复杂、补给紧张,我们决定开始下撤。就在我们一边下撤,一边想着晚上到达拉萨后就可以吃到火锅的时候,我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冰裂缝中。由于当时攀登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同伴俩人,他既没有办法把我拉上来,我自己也没有办法爬上来。当时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无助地等待。”

    面对着寒冷、饥饿、黑暗和无尽的等待,掉进冰裂缝中的赵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获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生还。“因为不知道睡过去以后还能不能醒过来,当时,我要努力确保自己不睡过去。好在口袋里装了一些饼干、巧克力等高能量食品,我就吃一口雪再吃一点饼干,尽力维持自己的体能。” 5年前的那一幕对赵中来说,清晰如昨,“非常幸运的是,由于朋友的及时求援,甚至动用了西藏当地的公安、登山学校、武警、藏民,在掉入冰裂缝33小时后我终于被救了出来。”在那孤独而又漫长的33小时里,赵中想了很多很多,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到底想做什么?经过深思熟虑,赵中决定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环保事业中,并为此辞去了中科院的工作。“作出这个决定后,我还没有后悔过。”赵中说。

监督污染企业引《时代周刊》关注

    2006年,赵中结识了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了解到他所创立的“中国水污染地图”数据库。从那以后,赵中开始浏览甘肃环保局等政府机关公布的环境公报,一旦发现有关污染企业的信息,他便收集记录下来,并实地勘察,拍摄照片取证定位,再把确实的信息传到“水污染地图”上。

    当时,“绿驼铃”监控到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则消息:在甘肃天水市,世界知名品牌嘉士伯的一家合资企业,正在污染着当地环境,甚至威胁水源地。嘉士伯的污染信息被发到“中国水污染地图”后,企业安装了污水处理系统,并主动联系马军和绿驼铃。两家环保机构一同对嘉士伯进行了“第三方审核”,并提出完善建议。经过长达一年的深入沟通,等到确定嘉士伯不再污染后,才将它从“水污染地图”上删除。

    2009年,正是由于“绿驼铃”对甘肃污染企业的监督,引起美国《时代周刊》的注意。当年10月,《时代周刊》评选年度“环保英雄”,赵中与时任美国能源部部长的朱棣文、好莱坞明星卡梅隆·迪亚兹等一同入选。《时代周刊》如此评价赵中:“他是污染的监督者,他号召环保志愿者在中国西北部寻找把污水倒进黄河的工厂,公布在独立经营的全国水污染地图上,并以弱小的力量督促跨国企业作出了尊重环境的整改。”

    赵中在环保事业上的不懈努力,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时代周刊》 2009年环保英雄、《南方人物周刊》 2009中国魅力榜、《外滩画报》2010年度中国生态英雄、《心理月刊》2010年度“绿手帕”大奖、《南方人物周刊》 2011 青年领袖……虽然是环保界公认的英雄,但赵中从来没有给人“英雄”的样子。他说:“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志愿者中很普通的一员。”

    “其实我当年在工大的时候,跟所有的大学生都差不多,也是把学校骂得一塌糊涂,但当我离开这个学校才真正感到,合肥工大给我的帮助。有很多体会,是我毕业以后才慢慢感悟出来的。我觉得母校给我的最大财富就是这种踏实、务实的精神。”赵中说,“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想获得成功,都要有‘心怀伟大,从卑微做起’的务实精神,都需要付出脚踏实地的努力。记得‘绿驼铃’刚刚成立的时候,办公室的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去做,有时为了省两三块钱,还要跟小商小贩讨价还价,为了省钱,我甚至自己动手做各种各样的家具。包括后来我们到农村开展葵花种植与生态农业示范推广等项目,跟农民在一起做农活,我都没有觉得是很丢人的事情,因为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工作,这就是我的成长过程,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懈的努力和坚持,我才能从一名普通的工大学生成长为社会各界所认可的‘英雄’。”

    “有些人问我为什么不先去经商,比如像王石、李连杰等,在某一领域功成名就了以后,再用自己的财富或利用自己的声誉去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当然,这是一种选择。但我不想等那么多年,越来越多的环境问题让我等不及,我也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理想被慢慢磨灭了。我希望从现在就开始做起。”赵中认为,其实做环保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任何人,只要你想做,只要你有这个愿望,你都可以选择一个自己努力的方向,“坚持理想,坚持不懈,坚持下去,你也一定能成为英雄。”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心怀伟大,从卑微做起’的务实精神和‘无论做什么,或大或小,只要对社会有益,或多或少’的付出精神。”赵中说,只要有这些精神,我们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他在临死的时候就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公益事业的美好未来而奋斗!”

(来源:《合肥工大报》2012年07月10日第605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