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大人物 > 正文

李强:梦想是一朵迎风怒放的雪莲花
发布日期:2013-10-22  字号:   【打印

   

——专访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李强老师
□本报记者 刘红平 王 建

   李强,吉林人,1977年生,1996年9月至2000年7月,就读于我校汽车与拖拉机专业,获学士学位;2006年9月至2009年4月就读于我校车辆工程专业,获硕士学位。2000年7月至2005年7月在合肥小汽车修理厂工作,现为我校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实验中心车辆实验室工程师。2011年8月至2013年1月,作为中组部、教育部派出的第七批援疆干部,李强奔赴新疆职业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学院进行援疆支教。

李强老师(左一)指导学生工程实践 刘治国/摄

    近日,从遥远的天山北麓传来的一则消息让我校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的李强老师兴奋不已。

   “新疆职业大学刚刚被教育部确定为中德职业教育汽车机电合作项目(简称SGAVE)全国第三批试点院校。在新疆职业大学援疆期间,我参与了SGAVE项目方案设计及该项目设备采购方案的起草、论证等工作。”李强发自内心的感慨道,“一年半援疆路,一生援疆情。今年年初结束援疆返回合肥时,这个项目还没有接受中德联合专家小组的评估,走的时候真的是放心不下。”

    对于李强来说,一年半的援疆,让他多了一份惦记和牵挂,也给他留下了一段重要且难忘的人生旅程,更是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我不能给工大丢脸!”

    一谈起SGAVE项目,李强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非常遗憾的是,SGAVE项目是2012年下半年新疆职业大学才开始着手做的,那个时候我快要结束援疆返回合肥,所以只参与了半年的时间,如果是在我2011年刚去援疆的时候就做这个项目,我想我能做更多的事情。”

    据他介绍,SGAVE项目是由中国教育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德国五大汽车制造商(奥迪、宝马、保时捷、奔驰、大众公司)2011年共同推出的一项国际合作项目,SGAVE项目利用德国在汽车领域的技术和经验,提高中国汽车机电技术人才职业教育的水平,以适应现代汽车技术运用的需求。成功入选SGAVE项目,将有助于提升新疆职业大学汽车机电技术人才职业教育教学计划的开发与施行、师资队伍的建设和实验、实训设备的补充、汽车工业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记得当时我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设计方案弄出来的。”李强笑着说,“我的习惯就是他们交待的事情,我马上就要做,不管在哪里都是这样。如果不立刻做的话,我很难受,好像有强迫症似的。所以接到任务后我就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方案给赶了出来。”

    考虑到新疆职业大学的具体情况,细心的李强还一次给出了三套设计方案供学校选择。“因为SGAVE项目的设计方案既要考虑实验、实训场地的大小,还要考虑到里面实验设备的采购,而这些都是需要资金来支持的,所以我就给他们出了高中低三套设计方案。如果学校的资金允许,就可以选择盖大一些的场地,买好的设备;没有钱的话,那就场地盖小一点,设备简单一些;如果学校还有点钱,那就可以选择中等的。”

    尽管当时SGAVE项目还只是在申报准备阶段,李强却早就为新疆职业大学SGAVE项目未来的发展方向勾画了美好的蓝图。“你看像这个项目,少说学校也要投入几百万,而且学校还专门在校园边上买了一块地用于SGAVE项目的建设,SGAVE项目初期的建设成本很高,日常的设备维护费用也很高,所以我就和学校建议,项目获批后,可以搞售后的4S营销。这样的话,不仅学校的师资有了保证,学生实训也有了场地,此外,设备的维护也有了资金的保证,这不是一举三得吗!”

    作为一名援疆教师,参与SGAVE项目方案设计及该项目设备采购方案的起草、论证等工作,这是李强的本职工作吗?值得他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情吗?

    面对记者的不解和疑惑,李强却说:“我就是觉得学生通过这个项目,能够真正得到实惠,对学生的成长更好,对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更好,对他们以后的就业更好。”

    正是出于这个最简单的目的,李强在参与SGAVE项目方案设计和后期修改的过程中,乐此不疲地忙碌着,努力使自己的设计方案做到精益求精。而当新疆职业大学党委书记严民范第一次看到李强的设计方案时,就对他的设计方案大加赞赏。李强却说,作为一个援疆教师,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代表的更是合肥工业大学,“我不能给工大丢脸!”

    尽管离开新疆时有着太多的遗憾和牵挂,李强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参与新疆职业大学SGAVE项目的方案设计工作。“其实,在参与SGAVE项目方案设计的过程中,我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像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培训教育理念和教学模式,包括德方工作人员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态度,都有很多值得我学习和借鉴之处。”

    李强说,德国人做事非常严谨,也很认真,无论是实验、实训场地的设计还是实验设备的采购数量,甚至是场地里可以容纳学生的数量、教学计划的安排,事无巨细,德方公司都会严格按照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的模式,面对面一一与他们沟通、交流。“其实,‘双元制’教育对学生有好处。作为职业学校的学生,就应该强调动手能力的培养,而‘双元制’恰恰是要求学生在接受相关职业专业理论和普通文化知识教育的同时,还要在企业或者是实训基地接受职业的实际操作技能和专业知识培训。”

    在言谈中,李强不时回忆起参与SGAVE项目方案设计及该项目设备采购方案起草、论证等工作的点点滴滴,对新疆职业大学的那份牵挂和不舍令笔者动容。返回合肥后,当得知自己的设计方案最终被施工方直接制作成CAD施工图纸时,李强感到十分自豪,他觉得这是自己援疆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再过一、二十年后我去新疆,看到SGAVE项目的实习、实训基地,我可以骄傲地告诉我的孩子,这是我当年参与设计的。”

“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我来自南国桂花正飘香/你来自黄河古都的故乡/五湖四海不同的乡音/相聚在美丽的大新疆/我曾经抱着远大的理想/你也拥有着无限的希望/为了支援美丽的新疆/我们远离了妻儿爹娘/美丽的新疆我来到你身旁/感觉你的浩瀚和胡杨强壮/我们手拉手心连心/谱写着友谊的篇章/来到了新疆我远离了故乡/为这片土地我愿奉献力量/爱家乡我也爱新疆/在这里也会闪光发亮……”这首《援疆之歌》深情诠释了广大援疆干部的心声,也道出了李强的心声,更是他援疆生活的真实写照。

    2011年8月,作为中组部和教育部派出的第七批援疆干部,李强从合肥出发,踏上了奔赴新疆职业大学的援疆之路。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就把自己定位为一名新疆人、一名职大人。

    没有把援疆仅仅当作一个任务来完成的李强,十分珍惜这次援疆的机会,他把援疆当成自己人生中一次难得的机遇。为了让自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融入到新疆人民当中,在动身之前,就早早地做起了功课。因为他知道,只有靠成熟的政治素质、过硬的业务水平和高尚的道德风范,自己才能赢得当地群众的信任,才能圆满完成援疆任务。

    李强先是没日没夜地研究起了国家的民族政策、宗教法规、民族历史、宗教历史;同时,针对高职教育的特点,李强走访有经验的老教师,向他们取经,并搜集各种教学资料,此外,他还自费购买了大量教育教学书籍和各种教学材料,潜心研究,认真钻研,深入思考,从理论和实践上做着充分的入疆准备。

    尽管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做好了吃苦的打算,2011年8月25日,当李强第一次踏上新疆职业大学迎宾校区那片土地时,内心还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新疆职业大学位于乌鲁木齐市的最北郊,始建于1962年,是经国家教育部批准成立、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直属管理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学校以高等职业教育为办学主体,同时承担中等职业教育、成人教育和职业培训任务。

   “主要是当时我实际看到的新疆职业大学的状况与我的想象相距甚远。新疆职业大学无论是学校的基础设施、办学条件,还是师资力量、教学管理、生源素质等等都和我们平时接触到的大学无法相比,学校虽然有三个校区,但校区一个比一个小,像我去的迎宾校区,居然连操场都没有,教学楼也仅有两栋。这些都完全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所以刚到新疆职大,我感到很茫然。”李强解释道,“后来一想也就能理解了,如果新疆职业大学发展的和我们这边的学校一样了,那也就不需要我们援疆了。所以我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投入到工作当中。”

    尽管李强知道,选择援疆,就等于选择了坎坷和困难,就等于选择了吃苦和受累,但是李强却说,吃苦自己倒是不怕,选择援疆,为的只是圆自己心存已久的一个梦想,那就是“为需要的人、需要的地方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李强告诉记者,自己身边有一群朋友,他们有的致力于环保事业,有的热衷于支边,还有的专门支教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热衷于公益事业的李强希望自己也能和朋友们一样,找个需要的地方支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机会的李强,得知有这样一个援疆的机会后,十分高兴。

    “你看,人家去支教,做义工一分钱都没有,像我去援疆,既能达成夙愿,又能领到学校发给我的工资。”说到这里,李强扶了扶眼镜框,哈哈笑了起来,继而是几秒钟的沉默。当他再次说话时,样子变得很认真,“能够有机会为社会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这种感觉还是很不一样。总之,我还是觉得收获大于付出。”

   “新疆是个环境优美、人杰地灵的好地方,经过一年半的援疆,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并且已经融合到新疆人民当中,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就是个新疆人,我就是个职大人。”李强说,“在遥远的合肥,我会随时等候新疆职大的召唤,继续为援疆支教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援疆,我不虚此行!”

    凭借着工大人特有的朴实和韧性,在一年半的援疆时间里,李强在戈壁滩上挥洒汗水,播种希望,在人生的履历上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就在李强刚刚抵达新疆职业大学后的几天,学校就根据他的专业特长和学校的课程设置,希望他能够尽快熟悉新环境,承担汽车运用技术专业2010-1班两门专业课的教学任务,这两门课分别是《汽车发动机构造与维修》和《汽车电器设备与维修》。

    由于师资力量薄弱,新疆职业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学院汽车运用技术专业的所有教师都是外聘的兼职教师,专业教学实验设备除了两台旧发动机之外再无它物。面对这种状况,作为汽车运用技术专业专业课教师,初到新疆的李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汽车发动机构造与维修》和《汽车电器设备与维修》两门专业课共计136个学时,由于课时量非常之大,李强几乎天天都有课。课多李强倒不怕,反正就是来援疆的,怎么会在乎每天上多少课呢?可是只有两三天学生就要开学上课了,没有配套的专业教学实验设备,李强犯了难,怎样才能保证自己的教学质量不受影响呢?

   “当时我急忙连夜加班,把我之前从学院老师提供给我的PPT课件进行了修改和补充。由于课时量非常大,做这两门课的PPT课件其实是件非常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但为了让课堂教学更生动有趣也更容易理解,李强说,他精心制作PPT课件,将自己来新疆之前收集的大量的图示、视频插入其中,让同学们在上这两门实践性非常强的课程时,尽管没法看到实物,依然能够通过图示和视频,轻松理解他所讲授的教学内容。

    此外,由于学校的多媒体教室不够用,为了让自己的PPT课件能够最大效率的发挥作用,李强还从朋友处拉到“赞助”,借给他一台投影仪供他上课使用。为了解决后顾之忧,2012年寒假时,回合肥度假的李强和合肥工业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张代胜聊起此事,学院专门给他配置了一台投影仪,让他带到新疆职业大学去用。

   “学生只有亲自动手操作了,才能明白汽车维修中的很多原理。所以我到新疆职业大学后,就多次和有关领导沟通。”李强说,在他的多次沟通和努力下,2012年下半年,他终于可以带着学生进行发动机拆装实训了。

    为了确保发动机拆装实训课程的教学效果,李强做了充分的前期准备。因为学校没有上过这个课程,没有专业的拆装工具,他就多方打听,不熟悉乌鲁木齐市地理位置的他,多次前往市内的各汽车配件市场购买专业的拆装工具,有的时候,为了一个工具他要跑上好几个地方,每次来去的路上他步履匆匆,连路上的风景都顾不上多看几眼。

    “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动手拆装过发动机,”回忆起当时给学生上课的情景,李强至今仍记忆犹新,“由于没有专业的实训教室,上课的时候,我带着学生就在学校教学楼旁边的空地上进行拆装发动机的实训,由于校园不大,我们上课的旁边就是垃圾桶和学生宿舍,另一边就是教室。”

    尽管条件很艰苦,李强仍然按照企业的标准严格要求同学们的工作流程。最终,在李强的多次示范和悉心指导下,同学们兴致盎然地学会了发动机的拆装。

    虽然李强一直在用轻松、幽默的话语来叙述这些经历,但是,笔者还是真切地感受到他当时的窘困,以及为了解决各种教育教学问题他所花费的心思。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实实在在地为新疆职业大学做些事情,尽量把教学工作做好,让学生们能多学点知识。

    援疆期间,在圆满完成六门专业课教学任务的同时,李强还主动到实训基地考察,为学生安排相关实训事宜。学生去企业进行顶岗实习期间,他也会经常深入企业看望学生,关心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学习。

    “我的学生都是一群聪明的孩子,但是他们面临着信息的不对等,我能感受到他们对专业知识和新鲜事物的渴求。”谈起自己所带过的学生,李强连声赞叹。

    他说,学生们非常热情,尽管可能他们的学习成绩不是太好,但是他们非常尊敬老师。每次见面都非常热情的和老师打招呼,“过节的时候,学生还会给我带葡萄干、馕等吃的东西。你看我离开新疆已经半年多了,今年中秋节的时候还收到新疆职业大学的学生给我发来的祝福短信。”

    正是在工作中不断创新,用心、用情、用爱对待自己的学生,李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默默奉献,赢得了新疆职业大学领导、教师和学生的喜爱和认可,在为个人赢得好评的同时,更为合肥工业大学赢得了荣誉。

    面对组织部门和师生的好评,李强则选择了一如既往的低调。他说:“其实我没有做什么事情,这些都是我的本职工作,都是正常的工作,我做的也都是我该做的事情。所幸的是,能够在援疆期间做点儿事情,我不虚此行。”

    李强并不高大,也不强壮,但他的所思所想、所行所见已明确地告诉我们,他是一个有梦想有爱心的人,是一个内心强大、勇敢前行的人,就像天山雪莲,在碎石与积雪中依然绽放魅力。而李强却说:“我是一个普通人,衣食无忧之余,没有特别的奢求,只是做着自己该做和想做的事情。”

    正是这样一个自认为普通的他,却给予了我们如此多的正能量,这也让笔者更加坚信,只要愿意去付出、去践行,我们都将成为充满正能量的人,成为对社会更加有用的人。

                                              (原文摘自2013年10月20日《合肥工大报》第635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