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视点 > 正文

14岁女孩拾荒供妹上学 称只要活着就不会让家垮
发布日期:2014-01-13  字号:   【打印

  8年前,父亲打工时被砸高位截瘫,从此卧床不起;5年前,母亲带着不满3岁的妹妹改嫁,从此,9岁的汝州农村女孩陈亚丹挑起了照顾父亲的重担。然而,去年9月改嫁的母亲被人杀害,年仅7岁的妹妹又辗转被人送回了家中。

  ▲▲14岁女孩撑起一个家

  4月8日晚7时许,汝州市小屯镇大陈村的一间破旧平房前,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儿朝黑黢黢的村头眺望。小女孩儿身后,是一张低矮的木床,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床头挂着吊瓶,被子下一根导尿管通向便桶。

  20分钟后,夜幕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瘦弱的女孩儿出现在门前,她身穿红棉袄,提着装有空饮料瓶的编织袋,汗水浸湿的刘海紧紧贴在额头。

  拾荒归来的女孩儿,就是卧病在床的陈朝宾的大女儿、14岁的陈亚丹,小女孩是其二女儿陈亚锋。“我们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可2002年的一次意外,却将一切都改变了。”采访中,刚一提及往事,病床上的陈朝宾便忍不住落泪,“还好,我有个好女儿亚丹”。

  ▲▲父亲瘫痪后母亲走了

  陈朝宾介绍,2002年,他和妻子到山西省临汾市蒲县黑龙关镇的一个小铁矿打工。

  临近2003年春节的一天中午,正在挖矿石的陈朝宾,被一块从顶上掉下来的铁矿石砸中腰部。他的脊椎被砸断了,但矿主在花去了2万多元医疗费后再无音讯。

  当年春节过后,花光了全部积蓄、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的陈朝宾被妻子拉回了汝州老家。陈朝宾说,在他瘫痪后的2年里,家里没有吃过一次肉,平时都是到地里挖野菜吃。

  看着瘫痪在床的丈夫和怀中一双未成年的女儿,妻子绝望了。2005年8月的一天上午,她把大女儿陈亚丹紧紧地揽在怀里,流着泪说:“孩子,妈妈要带着妹妹出去打工了,你在家要照顾好爸爸……”

  几个月后,小亚丹从大人口中隐隐约约知道了妈妈的下落——妈妈又找了个男的。

  ▲▲9岁时便成家里顶梁柱

  妈妈走了,还带走了妹妹,年仅9岁的小亚丹,就这样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从学校到家里,从家里到学校,从此,小亚丹的“两点一线”式生活开始了。

  每天放学后,陈亚丹必须早早回家,烧火做饭;她要学着给父亲喂药、洗衣服、晒褥子、端屎倒尿;她要在一些好心邻居手把手的教导下,给庄稼施肥、除草……做完了这一切,她才能坐在灯下写作业。

  陈亚丹说,最难熬的是夜里,她担心熟睡时无法照顾父亲。于是,她设置了闹钟,每隔1个小时闹钟一响,她便起床查看父亲的情况。“有时,我梦见妈妈带着妹妹又回到了家里,妹妹在屋里跑着、跳着、笑着,梦见爸爸又重新站了起来。”说到这里,小亚丹泪流满面。

  ▲▲边上学边捡废品挣钱

  亚丹小学毕业考入离家两公里左右的汝州市一所中学。要住校了,病床上的父亲咋办?新的考验又摆在了她的面前。“初中3年的时间里,小亚丹常奔波在学校和家之间:放学了借同学的自行车往家赶,晚上八九点再赶回学校。同学们都在学校食堂吃饭,可因为交不起伙食费,她每天只在中午吃一个菜夹馍。”说起女儿,陈朝宾一脸愧疚。

  截瘫后陈朝宾经常出现膀胱炎、便秘甚至高烧等症状。到村诊所请医生没有钱,总是先赊账,为了还账,小亚丹得去拾废品卖钱。学校附近、村边地头,凡是有垃圾的地方,也是小亚丹课间活动和放学后去得最多的地方。“老师、同学们都没有笑话我,一些好心的同学喝完饮料后就主动把瓶子送给我,我就放心大胆捡废品了。”说到这里,小亚丹开心地笑了,“多的时候,我一个月捡废品能有将近50元的收入呢。”

(熊旭/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