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蛟龙:“毕业之后我要去西部支教”
发布日期:2013-06-06  字号:   【打印

——记2009级优秀毕业生解蛟龙
□学生记者 肖 标 曾 硕 王 润 徐 校

    青春是美好的,但是时间的脚步不会停留。又是一年收获季,四年前带着满腔的热血,青春无尽的梦想,曾经青涩的他们即将带着丰收的硕果走进另一片生活天地。让我们一起走进2009级合肥工业大学优秀毕业生、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电气自动化专业的解蛟龙。

社团生活

    高高瘦瘦的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解蛟龙看来,大学不仅仅是一个学习专业知识的“课堂”,更加是一个磨练人的地方。

    四年中,他从校学生会的一名普通干事做起,做过部长、副主席,再到后来担任主席,其中的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只有他自己清楚。四年中,他参加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参加创新实验项目,参加“三下乡”,寒暑假都不让自己闲着。“我就是特别喜欢跟人打交道”,解蛟龙说,天下难逢一知己在他身上刚好是一个例外,他似乎能和任何一个遇到的人成为朋友。在校学生会,他有一群自己的死党。因为在安徽省学联工作的原因,安大、科大的朋友也不在少数。更有甚者,因为参加“华硕校园精英计划”,在清华大学等高校他也能找到自己合得来的人。当被问及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的时候,他笑了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只要脚踏实地,做人真诚,肯定会交到好朋友的。”

    “从本质上讲,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刚踏入工大校门,解蛟龙就开始参与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或学校的学生活动,虽然此中有乐也有苦,但他乐在其中,一连四年,学生活动他从来没有间断过。的确,他的校园生活是丰富多彩的,除了专业课学习和前面提到过的各种活动外,他还参加了与港澳台同学的交流活动、大学生创业大赛,承担了创新实验项目并获得优秀成绩,一位老师开玩笑地说,“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说起校学生会,解蛟龙难掩内心的激动。“大学四年,让我付出最多,获得最多锻炼,同时收获最多的,最让我难忘的日子,就是在学生会这个平台工作的日子。”

    在担任校学生会主席的几年中,他学会了拒绝,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规则,超出规则就要果断地对他说“不”。每学期,他都要开两次全体成员大会。大会纪律相当严格,任何人都不得迟到请假,在开会的三个小时内,任何人不得中途离开。开会时,各部门的部长、副部长都会对前一阶段的工作作出总结,对接下来的工作列出工作计划。解蛟龙说,“我在这儿,常委们在这儿,各个部长也在这儿,团委老师就在隔壁,我们当场就能把问题解决。”

天道酬勤

    参加这么多社团活动,社会实践活动,还有科技创新活动,还能保持较好的学习成绩。他从哪里偷来这么多时间做这些事呢?这个阳光而又朴实的山东青年憨厚地笑了笑道,“除了努力确实没有别的办法。”

    逆着人潮背着书包默默走向延时教室,这似乎都成了他学习生活的定格剪影。每次开展完学生活动基本都到晚上九点左右了,同学和朋友都果断回宿舍去“打酱油”了。他却选择了逆着人潮的不同生活。曾经在一次考试前,连续两个多星期,除了吃饭和睡觉,所有的时间他都泡在了自习教室。

    天道酬勤,对于这个当年经历过被人们称为“二战”的高考重修班的他来说,那种刻骨的记忆带来的体会更加深刻,十教负05或者是八教105这两间被称为是“翡翠湖校区西伯利亚”的延时教室却成为了解蛟龙的学习天堂,回忆起这段时光,解蛟龙说自己真的要感谢那些曾经帮他补习、教他题目的同学。“如果没有他们教我这道题怎么做,那道题怎么做的话,我想我真的很难做到在大学里一门课都不挂。”

    “学习和学生工作,就是锦和花的关系。学生会主席当的再成功,社会活动参加的再多,也只能起锦上添花的作用。如果大学的锦都没有织好,怎么谈得上锦上添花呢?”解蛟龙说,“很多人都讲怎么调节学习和工作的关系,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其实没有答案。这要看自己怎么去权衡之间的关系。”

    面对大潮,很多人选择了随波逐流。别人考研,有人也跟着考研;别人找工作,他们也跟着找工作,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还不如棋盘上的小卒子。“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善于管理,善于在短时间内厘清大家的思路,然后把这些思路聚起来,变成一条路。但是要我去搞科研,去从事学术研究,我想自己在这方面并不擅长,也缺乏兴趣。”

支教西部

    如今的解蛟龙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是我校第一批中国青年志愿者研究生支教团成员,也是我校支教团负责人,今年7月他即将奔赴广西临桂县,在那里的一个山村小学进行为期一年的支教活动。

   “我参加支教活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带动更多的人了解并且加入到这个光荣的工作中来。”事实上,我校第一支支教团中很多成员就是在他的影响下才有了参与这个活动的想法。

    “对这件事情,我们以前也没有经验可供参考,只能一步步摸索着来”,为了把影响成果的因素降到最低,支教团成员每周在毕业设计之余都会到工大附小做一次助教,认真总结当好一名小学教师的经验。用解蛟龙自己的话说,“这是我们学校第一次做这个事情,老师又很信任地把工作交给了我,我就一定不能辜负他们的这一份信任,一定要把这个工作做好。”支教工作涉及到很多内容,安全知识培训、授课技巧练习等工作让解蛟龙焦头烂额,但他仍然满心欢喜地对待这件事情。

    曾经有人问过解蛟龙,“211工程”院校的学生到一个山村小学支教是不是有点埋没人才?“不!”,他说,“我们需要的绝不仅仅是具有高中文化程度、刚好能把小学生的疑问都解决的人。‘211工程’这样的大学学生底蕴深厚,视野开阔,资源很广,只有他们才能真正承担起对偏远地区进行教育援助的重任。落后地区现在面临的社会问题有很多,除了教育资源稀缺外,空巢问题也很让人头疼,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去发现、去观察、去思考并最终去改变。”没错,我们需要更多具有深厚底蕴与优势的优秀学生献身落后地区,既锻炼自己,同时也为国家的发展尽一份力。

眷恋母校

    解蛟龙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毕业之际,对学校,他怀着深深的感激和留恋。

回首四年,各种获奖证书、荣誉称号加在一起有一大堆,但除了说要懂自我规划,明白自己究竟追求的是什么之外,解蛟龙没有把更多的原因联系到自己身上来,而是把它归结到了母校和栽培过自己的老师身上。

    提及母校,解蛟龙一脸的骄傲。“母校虽然不像清华、西交,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高的平台让我们放飞自己的梦想。”解蛟龙说,“我感觉母校的每一个专业都很好,只要认真学,学成之后总会有大用的!”作为一个曾经向高考发起二战的学生,解蛟龙深知进入工大求学机会的来之不易,对母校的情感也是一般人所无法理解的,或许这也正是他把大学生活描绘的绚丽多彩的原因之一。“想起走过的这四年,咱们学校对我的培养是我最难忘的。我们学校的各项制度都很透明,老师们也愿意给我们舞台,愿意和我们交朋友,这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锻炼机会,我才有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未来是无限广阔的。对于今后的事业究竟是什么,解蛟龙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他说,只要做人真诚,脚踏实地并且不逃避现实,朋友总会有的,一切困难也总会过去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相信作为优秀毕业生的解蛟龙,承载着母校的期望,在以后一定会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原文摘自2013年06月20日《合肥工大报》第629期第3版)

  编辑:李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