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读书活动专题 > 他山之石 > 正文

周国平:孤独的价值
发布日期:2017-05-24  字号:   【打印

 

    和别人混在一起时,我向往孤独。孤独时,我又向往看到我的同类。

  但解除孤独毕竟只能靠相爱相知的人,其余的人扰乱了孤独,反而使人更感孤独,犹如一种官能,因为受到刺激而更加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孤独和喧嚣都难以忍受。如果一定要忍受,我宁愿选择孤独。

  孤独中有大快乐,沟通中也有大快乐,两种都属于灵魂。一颗灵魂发现、欣赏、享受自己所拥有的财富,这是孤独的快乐。如果这财富也被另一颗灵魂发现了,便有了沟通的快乐。所以,前提是灵魂的富有。

  对于灵魂空虚之辈,不足以言这两种快乐。

  心灵的孤独与性格的孤僻是两回事。孤独是因为内容独特而不能交流,孤僻却无独特的内容,只是因为性格的疾病而使交流发生障碍。

  孤僻属于弱者,孤独属于强者。两者都不合群,但前者是因为惧怕受到伤害,后者是因为精神上的超群卓绝。

  越是丰盈的灵魂,往往越能敏锐地意识到残缺,有越强烈的孤独感,在内在丰盈的衬照下,方见出人生的缺憾。反之,不谙孤独也许正意味着内在的贫乏。

  孤独与创造,孰为因,孰为果?也许是互为因果。一个疏于交往的人会更多地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一个人专注于创造也会导致人际关系的疏远。

  孤独之为人生的重要体验,不仅是因为唯有在孤独中,人才能与自己的灵魂相遇,而且是因为唯有在孤独中,人的灵魂才能与上帝、与神秘、与宇宙的无限之谜相遇。

  正如托尔斯泰所说,在交往中,人面对的是部分和人群,而在独处时,人面对的是整体和万物之源的体验,便是一种广义的宗教体验。

  今日的许多教徒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宗教体验。一个确凿的证据是,他们不是在孤独中,而必须是在寺庙和教堂里,在一种实质上是公众场合的仪式中方能领会一点宗教的感觉。然而,这种所谓的宗教感,与始祖们在孤独中感悟的境界已经风马牛不相及了。

  真正的宗教体验把人超拔出俗世琐事,倘若一个人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类似的体验,他的精神视野就未免狭隘。尤其是对于一个思想家来说,这肯定是一种精神上的缺陷。

  无聊、寂寞、孤独是三种不同的心境。

  无聊是把自我消散于他人之中的欲望,它寻求的是消遣。

  寂寞是自我与他人共在的欲望,它寻求的是普通的人间温暖。

  孤独是把他人接纳到自我之中的欲望,它寻求的是理解。

  无聊者自厌,寂寞者自怜,孤独者自足。无聊是喜剧性的,孤独是悲剧性的,寂寞是中性的。无聊属于生物性的人,寂寞属于社会性的人,孤独属于形而上的人。

  学会孤独,学会与自己交谈,听自己说话——就这样去学会深刻。当然前提是:如果孤独是可以学会的话。

  孤独者必不合时宜。然而,一切都可以成为时髦,包括孤独

    
编辑:李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