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读书活动专题 > 读书感悟 > 正文

吃句子的猫先生
发布日期:2017-04-27  字号:   【打印

猫先生在工作,一直在工作。

   猫先生是个怎样的人?六点起床。六点零五洗漱。六点半跑步,六点四十五吃早饭,七点准时出发,之后便是一天紧凑的工作。邻居看见猫先生出门了就知道时间是七点整了。生活如同木偶戏一样,一天一天分秒不差。时间的误差对猫先生这样的人来说是一种惩罚。邻居们都说很少遇到生活如此单调的人,而猫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外。

  猫先生总是很沉默,像木头一样。

  “猫先生,你的快递。”

  “谢谢。”

  “猫先生,借下你的电脑。”

  “不客气。”

  “猫先生,我想和你聊聊天。”

  “嗯…可这么晚你的身体该去休息了。”

   猫先生或许不像在故作沉默,更像一个吃句子的怪兽。任何本该你来我往的对话到猫先生这里就像被吞了一样,画上休止符,连上一长串省略号。猫先生不爱吃句子,可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猫先生的世界,好像任何没有产生实际意义的句子说出来就是对他人时间的浪费,也是对自己的糟蹋。

    即便是过去多年的对话,猫先生依然像今天。

   那天清晨他洗完澡准备出门时,猫小姐拉住了他:“那么,亲爱的猫先生,你爱我吗?”猫先生看着猫小姐认真的神情犹豫片刻后终于舍得付出他一天宝贵的1440分钟的1分钟回想起来:那是多年前,他在父母的安排下与猫小姐见面,说着提前背诵过21遍的各种俗套话,那时他不那么挑食,除了吃句子有时也爱吃猫小姐送他的糕点……“……铛……”连续的七下钟鸣迅速将他拉回来,只顿了一小会,猫先生就饿了,照例吃掉原本要说的话,转身工作去了。他赶忙右手推开门,左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领带是否打的端正考究,猫先生随着仓促的皮鞋撞击地面声一起渐渐消失在了楼道中,之后猫小姐也随着每天准时发出的七下钟鸣,渐渐从他的生活里消失。

   那猫先生一定很爱他的工作,你或许想问。这个猫先生自己并没说过。但当人们羡慕着猫先生能一个人看书,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窗台上的小花偷偷告诉路过的微风,说猫先生停下工作的时候,总是看着窗外荡漾的笑声。猫先生说他的家有俩扇门,第一扇门是大开的,欢迎所有人,不论是好人坏人。第二扇门却是紧闭的,也关上了所有人,不论熟人家人。所以没有人讨厌猫先生,也没有太多人喜欢,毕竟,谁会对一颗一直在转动的螺丝钉过意不去呢。猫先生在过他的生活,其他人也在过其他人的生活。

   就是这样,一个蓄着八字胡须,戴着学镜的刻板猫先生,这样一个前后矛盾,稀奇古怪的神秘猫先生,是一个不谙人情,交际不花的迟钝猫先生。

   可恨的猫先生却没有可怜之处。难得几次和他喝酒灌醉后,猫先生才开始慢慢的东拉西扯起来。酒后的猫先生爱自吹读书万卷,可笑的是生活中每次有人问他些简单问题都说不知道。猫先生信誓旦旦对他的朋友说自己永远不进体制,可是醉后又说自己从生下来就已经是被锁在体制里的人。但相同的是,无论酒前酒后,猫先生从来都不会提到猫小姐。每次酒醒,猫先生就又重新回到他的工作。猫先生工作时总说,有些人的生命已经被写好,有些动物的使命早已经被昭示。没人知道猫先生爱不爱的工作,但人人都知道猫先生一直在工作。

   天堂的猫爷爷再来看望猫先生了,摸着头说:“孩子,后悔吗?”

   猫先生后悔吗?谁知道呢。但猫先生始终有很多不明白,比如优秀的配方里为什要有孤独,比如为什么自己不能走出森林去寻回猫小姐,又比如猫小姐会原谅当初相亲时那个招惹她的少年吗?再比如,如何才能让那位交际不花的猫先生,开口呢?

   没人明白,猫先生自己也不明白。但是,猫先生现在得去工作了。

 

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给排水科学与工程系1班 宋楚轩/文    
编辑:李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