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读书活动专题 > 读书感悟 > 正文

按赛俩目而来坤—《穆斯林的葬礼》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2-05-14  字号:   【打印

    《穆斯林的葬礼》是回族女作家霍达所做的一部荡气回肠的史诗,她在不同的人物形象上让我们感受到了文学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就再也无法放下这部书,恨不得一口气读到底;读书时又哭又笑,却仍旧不想放下;然而在看到了结局之后,虽然伤心难免,仍是无法满足,渴望着再去看一遍又一遍。这就是这部作品的魅力所在,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所在。

    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描写了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形态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这部五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以独特的视角,真挚的感情,丰厚的容量,深刻的内涵,冷峻的文笔,深情回望中国穆斯林漫长而艰辛的足迹,揭示了他们在华夏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撞击和融合的心路历程,以及在特定的历史氛围中对人生真谛的和追求困惑和追求,着力塑造了梁亦清、韩子奇、梁君璧、梁冰玉、韩新月、楚雁潮等一系列文学画廊中前所未有的人物形象,血肉丰满,栩栩如生。作品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荡气回肠。

    《穆斯林的葬礼》于1991年荣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此外,还荣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建国四十周年北京市优秀文学奖等多种奖项。本书问世以来,不断重印,仅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一家的印数已超过一百四十万册,二十余年畅销不衰。创造了严肃文学作品长久地赢得读者、占领市场的奇迹,在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在本书的序中,冰心老师写到“我觉得它是现代中國百花齐放的文坛上的一多异卉奇花,挺然独立。它以独特的情节和风格,引起了‘轰动的效应’”。霍达老师没有按时间顺序来叙述梁家三代人的命运沉浮,而是采取了双线描写的方法,一支叙述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命运,另一支叙述第二代与第三代的命运。双线并进,最后融为一体。开始看书时会有一点不习惯,但是看到后面就会发现这种叙事方法的妙处:首先,这样避免了读者开始只看到梁家第一代梁亦清与第二代韩子奇等人的命运沉浮而产生疲劳感;另外,还使文章的叙述更加清晰,文中的前后关联更加明显。

    在这本书中,最美好的人物形象莫过于韩新月,这个命运坎坷的女子,病魔缠身,身世不幸,她感情脆弱,身体病弱,但是她仍然坚强乐观,她不能投入到自己梦想的翻译事业中去,但她仍然关心老师的翻译进度;她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不是母亲所希望的,但为了不让爱自己的人担心,她把眼泪流在自己的心里;为了哥哥的婚礼,她不顾自己的病弱,帮忙跑前跑后,真心的为自己的哥哥开心……看书时,我一直在问:如此鲜活美丽的生命,为何要遭遇那么多的困苦?如此美丽,为什么要破坏她?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就是韩新月,我感受她一切的痛,一切的伤,但是她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的怨,一丝的恨。这是怎样一个美丽的人啊……在这里,我觉得我的心灵也得到了一次救赎,一次升华。

    然而,作者塑造的最丰满的人物形象却不是韩新月,而是梁君璧。在梁君璧嫁给韩子奇时,她的快乐我感受到了;当她看到自己的妹妹生下了自己丈夫的女儿时,她的愤怒、她的伤心我也感同身受;当她阻碍了自己儿子的自由恋爱时,我为了她的固执伤心难过;当她阻碍新月和楚雁潮的恋爱时,她的固执让我生气……梁君璧这个形象,让我笑过,哭过,生气过,难过过……有时候,我甚至希望我就站在她的面前,对着她大骂一通;有时候又想抱着她安慰她;有时候又对她充满了无力感,竟不知该怎么评价她……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如闻其声,如见其人,都使我想到《红楼梦》中的凤姐,让人觉得可爱又觉得可恨。作者真真的把这个人写活了。

    《穆斯林的葬礼》中的形象各不相同:梁亦清的敬业,韩子奇的智勇,楚雁潮的痴情,梁冰玉的敢爱敢恨……这些人物都栩栩如生,在一本书中,我看到了纯真真挚的友情、亲情、爱情,经历了中国社会五六十年间的动荡风云,看到了世人的挣扎、奉献、爱与恨。这是一部中國穆斯林的史诗!

    我希望,如果我在那个年代,如果我也是一个穆斯林,我会虔诚的对我所遇到的所有穆斯林微微躬身,右手抚胸,道一句:“按赛俩目而来坤”(求真主赐给您安宁)。然后他会回敬一礼,回我一句:“吾而来坤闷赛俩目”(求真主也赐安宁给您)

                                           经济学院 国际经济与贸易10-2班 晋荣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