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风建设专题 > 警示教育 > 正文

学术也需要绿色GDP
发布日期:2014-03-12  来源:南方日报  字号:   【打印

  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对学术腐败发表了一番看法。他认为学术腐败和追求GDP类似,过于追求单项指标,导致学术价值观被扭曲,让老师们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

  学术的评价体系也分官方和民间。在官方话语体系里,学术成绩的大小是与论文、获奖量等结合在一起的,甚至于与行政职务挂钩;而在民间话语体系里,真正的学术是对学问的追寻研究。对于高校、科研机构来说,学术从来都应是安身立命的根基。大学乃“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是思想尊严、学术理想的殿堂。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曾云:“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而大师之大正在于学术之大。从这个角度说,追求学术成绩进而追求学术政绩乃天经地义。

  学术政绩是由学术成绩组成的,学术成绩则由论文、奖项等来作为评价依据。对于大学教师而言,依靠什么来评价学术成果?论文发表量、国家和地方学术基金数量等等,必然是学术成果的反映。在此方面,过分苛责没有必要,《自然》、《科学》这些世界级权威学术期刊,也一样吸引全世界诸多研究者纷纷投稿;不少全球知名高校不约而同地都把在世界知名学术期刊上的论文成果,当成学校实力的证明。中国学术界的问题不在于对论文发表的追求,而是论文发表缺乏秩序,学术成果缺乏含金量,抄袭复制泛滥成灾,学术舶来品俨然权威。

  放眼全球,所有的学术评价体系均有论文发表这一项目。这不是什么中国特色,而是国际惯例。可为什么我们居然形成了论文代写、代发市场,进而形成了学术腐败?这主要在于学术与权力之间产生了勾兑,二者之间的关系被异化了。让院士享受所谓副省级待遇,让学校职级参照公务员级别配置,久而久之,学术的象牙塔按照权力规则来运行,又岂能不异化?但是,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纯粹的学术论文数量、奖项多寡、课题多少只是靠数量取胜,是典型的粗放型学术,追求的是学术总量,是学术GDP。

  近年来,我国严厉打击学术腐败,开始更加重视质量,重视“干货”比例高的学术绿色GDP。所谓学术绿色GDP,就是具备创新意义的学术、具备学术价值的研究等等。为了实现从粗放型学术向集约型学术转变,一方面官方加大力度打击学术腐败,科技手段、网络监督、舆论监督层出不穷,学术造假的成本越来越高,一方面中央和地方都启动了人才培养和引进计划,一大批具备海外知名院校背景和科研经验的人才通过“千人计划”、“青年千人计划”等引入中国,学术绿色GDP渐成雏形。

  依靠学术绿色GDP来消弭学术腐败,人人皆以真学术为荣,以假学术为耻,学术腐败安有存身之地?

迅 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