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 正文

赵升:两次曲线救国,成就两段梦想
发布日期:2017-02-15  字号:   【打印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残酷真相之后,依然有能力热爱生活。”

合肥工业大学2007级校友、“农分期”COO兼线上事业部总经理赵升一直坚信着这种英雄主义。从考研失利、月薪三千,到估值数十亿创业企业的高管,他只花了五年的时间。

QQ截图20170215150402.png

辉煌的大学生涯,落魄的结尾

2007年,赵升考入合肥工业大学,学习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大学时代,专业成绩并不突出的他表现出了很强的管理才能和组织才能,不论是做班长、党支部书记还是学生会副主席,都深受同学爱戴,还曾带领班级获得安徽省先进班集体等荣誉。

2011年赵升毕业那年,本是就业大年,看着身边一个个平时看似很普通的同学都拿到了六、七千的高薪offer时,一直被同学、老师认为很优秀的赵升却无比落魄。由于考研失利,且因为准备考研复试又错过了春招,赵升错过了绝大部分大公司的面试机会,临近毕业还对自己的未来迷茫无比。

他山之石,找到职业方向

就在赵升对于未来无比迷茫准备再战考研战场的时候,毕业前的一次临行酒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在酒桌上,拿到了腾讯校招offer的学生会的好搭档小朱同学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他未来的工作——互联网产品经理。(在2011年的上半年,乔布斯还没有被神化、周鸿祎还没有大谈互联网思维、雷军还没有吹出风口的猪,身处合肥的大部分工大学生还是第一次听到“产品经理”这个词。小朱同学此前由于机缘巧合,前往阿里巴巴实习了一段时间,从而踏进了这个行业,并且在毕业时顺利的拿到了腾讯的offer。)对赵升十分了解的小朱在介绍完他未来的工作后,还特地提了句:我觉得赵升你就特别适合做产品经理,你符合产品经理所要求的一切素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聚会之后赵升就通过各种渠道深入了解了互联网产品经理的工作内容和所需要的素质,越发觉得:“通过自己的工作,做出能够改变一部分人生活的产品”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梦想的工作吗?当在场的其他同学还是按照他们既定的人生轨迹踏上并不喜欢的工作岗位的时候,赵升希望改变这一切!可是此时已经是六月中旬,各大互联网公司的校招早已结束,社招又需要多年工作经验,实现梦想谈何容易?

卧薪尝胆,曲线救国

有了理想,如何实现?这是个大问题。是再战考研战场,读研之后再以校招生的身份去互联网公司实习?还是有别的办法?赵升不想浪费这数年的时间,他给自己制定了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先去小公司做产品助理,入行之后再去大公司实现理想!(当时还没有BAT的概念,但是估计在当时的赵升看来,所谓的互联网大公司就是百度、阿里、腾讯吧)

然而,曲线救国并没有赵升想的这么容易。7月份毕业后回到家,他开始在网上海投各种产品助理的岗位,然后不论大公司、小公司,并没有人愿意给这个没有任何相关实习经验及专业背景的已毕业应届生工作机会。曾经同学眼里的优秀学生干部,成了无业游民。

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一位工大师姐就职的一家国内知名互联网支付公司在招产品助理,但当联系上那位师姐时,被告知她已离职。沮丧之余,赵升突然想到,虽然没有了内部人员推荐,但至少知道了这家公司正在招初级产品经理,或许自己还有机会!于是就在网上查了这家上海公司的地址,拿着个人简历和当年带领班级评选“安徽省先进班集体”的评选材料,冲到了这家公司。在这家公司前台苦等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公司负责招聘产品的HR,并且成功的用自己的口才说服了她给了自己见总监的复试机会。经过总监的严格面试,赵升被录取了,工资三千五。后来他知道,他们并没有打算招一个应届生,这个入行的机会是他自己拼来的!

努力工作,步步逼近理想

虽然工资只有很多同时毕业的同班同学的一半,但好歹入行了,所以赵升很满足。尽管在公司做的是对接银行网关接口这样的基础工作,并没法立马做出改变世界的产品,但是赵升做的还是很认真。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他还会在别人都下班回家休息的时候,一个人独自留在公司研究最新的互联网产品和理念,为自己的下一步发展汲取养分。

终于,他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八个月后,他获得了当时上海最大电商“1号店”的面试机会,并通过数轮严格面试,成功被录取,月薪涨到了六千五,只花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他就追上了同时毕业的大部分同学。

进入1号店之后,赵升发现,在录取他之后公司再没有招过他这么年轻的产品经理了,“公司最年轻产品经理”的名号,一直保持到他离职。每天与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名校研究生做着同样的工作,让赵升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和有动力,在这个号称上海加班最严重的公司,他依然是最晚下班的。功夫不负有心人,赵升在1号店多次获得优秀员工奖,并因为项目的成功,获得公司CEO的单独宴请。

不安于现状,为理想勇敢北上

“中国的互联网中心在北京,要想成为真正优秀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必须去北京历练!”毕业两年多后的赵升耳旁一直萦绕着这句话。25岁的他,选择离开家人北上追寻梦想。到北京后,经历了数个月的孤独奋斗,终于依靠自己此前的工作经历,成功进入了百度工作,担任高级产品经理。工资也涨到两万,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同龄人。

回想当初毕业时给自己设定的曲线救国路线和最终进入BAT工作的目标,三年不到的时间,此刻竟然实现了。看着与自己同届、当初考上研究生的同学才刚刚研究生毕业,正在为进入职场而迷茫,赵升不禁感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要不断的努力,一时的得失又算什么呢?同时又不禁在想:如果当初自己再战一年,就算考上了研究生,估计也只能给现在的自己当实习生吧?有的时候选择真的比努力更重要!

提升自己,新的梦想萌生

实现了进入BAT的梦想后,赵升又开始规划起自己新的人生目标来。创业!对,要自己创业!

要创业,就需要有全面的能力,光会做互联网产品可不行,还得会做互联网产品的运营与推广。于是在百度担任高级产品经理并独立完成设计了数个成功的产品后,赵升在百度内部转型成为高级运营经理,负责百度人工智能最先推出的产品:语音搜索和图像搜索的运营推广工作。

在提升自己能力的同时,赵升不断的在中国互联网创业之都——北京,寻找着自己的创业机会和伙伴。在北京三年,从O2O上门美容到网红经济,自己的创业项目始终在追着创业的风口跑,但跑的速度却始终跑不过风。一次次创业也都以失败告终。

再次曲线救国,农村包围城市

2015年,又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赵升有幸参加了北京著名的创业组织“小饭桌创业课堂”,在小饭桌,结交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创业朋友,其中就包括两个来自南京的创业者:周建和张明亮。他们想要做一个十分务实的项目,帮助中国的广大农户,为他们提供农业生产服务,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和现代金融手段,让农户们的农业经营更容易。周建和张明亮邀请一见如故的赵升加入,一同创业,他们懂线下、懂农业,但是不懂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他们需要赵升。

从小生长在大城市的赵升对农业一无所知,但是直觉告诉这个两年来经历了数次创业失利的追梦者,或许实实在在的农村要远比已经成创业红海的城市要更有商业潜力。于是赵升花了数天时间,跑到安徽农村,深入了解了一下市场现状。在调研后赵升发现随着城市化的进程,以及土地流转政策的普及,在中国的大部分省份,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包地农户和专业农机手,他们急需现代金融服务来帮助他们解决生产难题,同时作为现代农民的他们平均年龄只有41岁,对新鲜事物接受程度较高,互联网农业或许也会在这块网络处女地上大有可为。

在家人的支持下,赵升加入了这个创业团队,他们在经过各种试错后,决定先以金融服务为切入点,公司取名为“农分期”。他们在农户和农机手购买农机缺少资金时,为其提供分期付款服务。通过满足这个大部分农户和农机手都有的需求,迅速获取了大量的目标客户和用户数据。公司很快在15年7月份完成天使投资,获得梅花天使创投、明势资本联合投资的千万人民币。并在2016年1月获得由雷军顺为资本领投,源码资本、涌铧投资和明势资本跟投的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

在获得众多知名投资机构投资后,农分期的发展也迅速起来,对接了苏宁金服、云南信托、众安基金、南京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为农户提供更有保障的金融服务。同时赵升也利用自己在互联网方面的经验,开始帮助农分期的客户实现农户网络化服务,利用农户们已经玩的很溜的微信平台,建立农户社群,并利用移动互联网为他们提供农业服务。如今,农分期不仅能够为农户们提供分期金融服务,还有著名的“村花帮农业服务平台”,为农户提供二手农机转卖、找人收割、农技问答等各项农业互联网服务。

2016年年底,农分期完成亿元级别B轮融资,由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领投,真格基金、顺为资本、源码资本、明势资本、涌铧资本、国金证券等机构跟头,成为农业金融创业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融资。赵升也成功完成了从一个月薪三千的毕业生到一个估值数十亿创业企业高管。

QQ截图20170215150429.png

转自微信公众号“HFUTer连连看

  
编辑:王建
0